CIMG0714-2.jpg
今年的元旦剛好是中華民國一百年,也不知道是受到先賢先烈的感召,還是潼潼吃錯了藥,她居然主動要求說想要到台北101去看跨年煙火。以往每次遇到這種人多的地方我總是敬而遠之,太多人的場合不僅遊樂品質差,更容易發生意外的情況,幾十萬人就擠在那小小的空間裡,一個不小心就會發生大人找小孩、小孩找小狗的事。

在學校裡,潼潼和同學聊起要去跨年的事,這才發現班上的25號也要去參加跨年,互相打聽一下,原來都要去101。兩個人還笑著說:「說不定我們會在路上遇到哦!」但後來潼潼和媽媽到媽媽同事家頂樓去看101煙火,潼潼說這樣要遇到同學的機會應該很小吧!

2010年的最後一天是個星期五,潼潼讀半天課,下午已經睡過一輪。媽媽七點多從公司下班回家,或許是大家都趕去跨年了,平常這個時間,市民高架的車流還很多,這一天卻是意外的順暢。回到家,潼潼已經準備好了,母女倆就搭了捷運到國父紀念館站。

在國父紀念館周邊,有新黨在發放慶祝建國百年的心型氣球,潼潼排隊領了五顆。潼潼還很好奇的問:「不是只有國民黨和民進黨嗎?怎麼還有新黨?」排在潼潼後面的大男生很熱心的告訴她,過馬路那邊還有匯豐銀行在發放長約四、五十公分的大螢光棒,於是潼潼和媽媽排隊各領了一支。潼潼說,坐她隔壁的15號不能來跨年,她要帶一支去學校送給她,彌補她不能參加跨年的遺憾。

這天晚上號稱只有五度的低溫,為了怕佔不到好位置,潼潼一行人早早就上了頂樓,在頂樓吹冷風吹了一兩個小時,潼潼頭戴毛帽、手戴手套,全副武裝坐在小椅子上玩PSP打發時間。到了要跨年倒數的前半小時左右,住戶們紛紛帶著親友上樓來了,整個頂樓瞬間擠滿了人。感覺上,當初好像不用那麼早去頂樓吹風,白白受凍幾個小時。

終於等到今晚的重點-101煙火,兩人所在的頂樓可以很清楚的看到101大樓,只是煙火開始施放後,才發現兩個人所在的方向是在側面,所以當「100」的數字煙火升起時,從這個角度只看到一排煙火整齊的飄上來,也聽到廣場上群眾的歡呼聲,知道應該是個很特別的煙火,但完全看不出「100」的圖案。加上風向的關係,到後來煙火幾乎都被濃煙給遮住了,效果大打折扣。

看完煙火後,同事隔天一早還要殺上太平山,媽媽和潼潼一樣打算坐捷運回家。走到國父紀念館站時,看到人群擠滿捷運站入口,媽媽想應該擠不進去,就帶著潼潼跟著人潮往忠孝敦化站走去。這天因為交通管制,整條大馬路上都沒有車,全被散步的人群擠滿了,我們也難得的在大馬路上逆向走了起來。

走進忠孝敦化站,這才發現刷卡閘門前已經擠爆了,媽媽和潼潼在人群中擠了一會兒,覺得很危險又不舒服,於是努力退了出來,先到地下街的椅子上休息,想等人潮比較散了再去搭車。潼潼躺在椅子上睡了一會,凌晨兩點多,媽媽想人潮應該比較散了吧,又帶潼潼打算下去搭捷運,沒想到人潮居然比剛才還多,人全擠在電扶梯口,連閘門口都到不了。

等了一會,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,媽媽帶潼潼出了捷運站,打算攔部計程車回家,但計程車很少不說,就算有也已經坐了人。媽媽想起她的機車前一天就停放在捷運市政府站附近,就邊招車邊帶潼潼往回走,打算騎機車回家。剛好來了一班往市府站的公車,母女倆立刻跳上公車,經過市府捷運站時,發現市府站人潮也塞爆了入口,總之人多到一個誇張。

最後母女倆終於騎上機車一路從市政府騎回板橋,到家時已經快清晨四點了。那天晚上想打個電話給潼潼,結果如我所預期的一樣,各大電信公司根本熬不過這種壓力測試,電話幾乎都是打不通的。事後我問潼潼明年還要不要去參加跨年?她說:「除非是民國800年或是888年,不然我再也不要去跨年了。」

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