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IMG1651.JPG
每年七、八月的暑假期間,我總是固定在七月初和八月底各請一次年假回台北,然後安排離開台北的出遊計劃,讓潼潼有些「放暑假」的感覺。我在公司請假系統上,總是寫上「捉住夏天的尾巴,女兒暑假,陪女兒出去玩」。連公司的人事部門都說:「咦!你去年好像也是寫這句耶!」

不過今年的暑假似乎是個「多事之夏」。七月中旬回家,本來早早的安排了台東之旅,希望帶著小朋友感受東台灣的熱力,也剛好可以參加乘坐熱氣球的活動。沒想到搭了近六小時的火車,就在快到台東時,接到潼潼阿姨去世的消息,所以一行人出了台東火車站,就直接坐計程車到台東機場,搭了最快的一班飛機回台北。接下來的時間,就在籌辦告別式和後續事宜中渡過。這種情形下自然不可能再有什麼出遊的行程,告別式那天,潼潼還得跟著我們忙進忙出。

因為七月沒有玩成,八月底返台前,我們也在張羅著起碼在暑假結束前,帶著潼潼出去玩一次,這次的目標是月眉的水上樂園。

也許是因為電視上的廣告打的比較大, 或是因為月眉純粹以水為號召,對潼潼很有吸引力,加上媽媽答應她在小學畢業之前,她每年的暑假可以去一個遊樂園,因此哪怕我百般的勸阻,潼潼仍然想去月眉馬拉灣。月眉在台中,大概兩個小時就可以到了,時間上的壓力較小。我也搜集了台中美食的資料,想說到了中台灣去吃吃台北吃不到的口味。

只不過返台前幾天,阿公因為心律不整的問題,醫生建議要動手術,在左肩的位置安裝心臟節律器,而手術的時間剛好是我返台的這一週,所以潼潼的出行計劃再度被打亂。老人家住院這段時間,我總是扮演一分鐘待命班的角色;而潼潼則在家裡都沒大人時,有時還跟著媽媽到公司去。

週四潼潼上完英文課,我們父女倆回到家,家中一片漆黑,潼潼說:「哇!怎麼那麼黑?」我想,在那個當下,她應該也感受到了些許的不同;以往潼潼回家,家裡總是燈火通明,餐桌上飄著飯菜香。阿公阿嬤沒在家中守著時,很多事就不一樣了。

我把燈打開,在神明桌下拿出香來,跟潼潼說:「潼潼,過來拜拜,請神明和祖先保佑阿公一切順利。」這種早晚三柱香的工作,本來都是阿公阿嬤在負責,潼潼倒也乖乖的隨著我各拿了六柱香,然後說:「阿公阿嬤好像都是各插一根耶!」 我說:「沒關係。」就看潼潼插完香後,還用手拜了幾拜。

隨著阿公的出院,潼潼四年級的暑假也就這樣結束了。最後,終究是沒有離開台北半步。

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