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inanewyear.jpg
以往只要是過年,除夕前幾天阿嬤就得開始張羅過年的各種年菜、零食、水果等等。有時我也得一大早起床開車載著阿嬤到菜市場,再拖回一堆菜。然後那一天幾乎阿嬤就得耗在廚房中忙活,雖然有兩個媳婦,但是似乎一點也派不上用場。

阿嬤年紀大了,身體也有一堆毛病,每年看阿嬤這樣忙,操心這操心那的,因此我總是想花錢找家餐廳訂個年夜飯,大家出去吃完了就算了事,也不必事後刷刷洗洗的。但說起來很輕鬆寫意,真要訂個合適的餐廳也沒那麼容易。距離太遠的,阿公一定不肯出門;沒有包廂,阿公也不會點頭;而且最好這間餐廳還是阿公熟悉的,那會更容易說服全家最宅的阿公。雖然這兩年一直都有這個想法,但是我顯然低估了有這種念頭的人數,年節前一個月訂,客滿;兩個月前訂,也客滿;一直到今年阿叔發狠,半年前就去預約,這才訂到位子。

除夕當天,阿叔一家過了中午就回來了。3個小朋友3台iPad剛好可以打發,因為不用張羅晚飯,所以大家下午過得很鬆散,直到六點才從家裡出發前往餐廳。今年除夕,台北下著雨,又濕又冷的天氣,我們九個人撐了九把傘,慢慢的晃過去。餐廳距離我們家步行大約五分鐘,距離六點半開桌是綽綽有餘。不過潼潼之前買了雙馬靴,想在學校才藝表演時穿上台,結果老師不讓穿,於是她一直等到這天,才能正式的穿出來亮相。但是又因為是陰雨綿綿的日子,進餐廳時早已沾上一些泥水,潼潼才踏進餐廳騎樓,就開始拿起衛生紙小心翼翼的擦拭她的馬靴,像個寶貝似的,進了包廂還在擦個不停。

年夜飯的菜色有些讓人失望,不知道是因為整個餐廳滿座的壓力,還是員工們也急著早點下班,餐廳的菜色和之前來辦阿公六十大壽的宴席,還是有點差別的。唯一讓我還記得的菜色,就是一道用椰子汁煮的排骨湯,因為那個味道讓年紀最小的品蓁直呼好臭,捏著鼻子躲得遠遠的,一直到那道菜完全從桌上消失,她才重新回到餐桌上。

另外值得一提的,就是飯席間,潼潼一直想去拿我的iPad上Youtube放音樂來熱鬧熱鬧,我直接搜尋安心亞的「戀愛應援團」,這是她們班才藝表演的曲子,而潼潼居然也很大方的在包廂裡跳起整套舞蹈來,邊跳還邊解釋「這裡是變換隊型」,「這裡最後是疊羅漢」......

在潼潼的表演之後,伯威和品蓁也被拱著上台表演,在萬般無奈下,品蓁上去跳了五分鐘她們班比賽第一名的國民健康操。為什麼只跳五分鐘呢?因為品蓁說,整首跳完要12分鐘,實在太久了。

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