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len
海倫來到我們家的時間已經長到我不記得了。這兩趟我回家,發現海倫的情況大不如前,牠已經衰老到行動不便,需要別人幫助牠才能短時間的站立,我開始回想,海倫到底是哪一年來到我們家的?潼潼出生時海倫一定在;我大學時,海倫也在;我高中時,好像也在……她在我們家存在的時間,已經久到我無法正確的回憶。

有人說,狗一年等於人七歲,所以十歲以上的狗常被叫老狗;這麼算下來,海倫換算成人類的年紀,至少有175歲了,狗中之瑞啊!

也正因為牠實在太老了,耳朵和眼睛都已經不管用。有天中午我上樓,發現牠趴在地上爬不起來,正好被35度的太陽直射著,在那裡吐著舌頭哼啊哼的。我過去拉起阿公綁在牠前半身和後半身的繩子幫助牠站起來,再帶牠到水盆旁邊,但是牠居然沒有喝水。後來我才知道原來牠的眼睛已經看不見了,需要把水盆拿到牠的嘴邊,牠才知道要喝水。

所以有時一上樓,潼潼會喊:「倫倫又爬不起來了!快點去幫牠。」阿公更是一天上樓好多趟,照顧海倫的吃喝拉撒睡。阿嬤笑說:「你沒有老的可以照顧,只好照顧這隻老狗了(台語)。」

海倫因為牙齒退化,口味又挑剔,對食物喜新厭舊,阿公每天想方設法變花樣給她吃,飼料都先用水泡軟,還沖泡龍蝦、干貝口味的桂格燕麥片和在一起,加強她的營養。甚至有時請阿嬤在市場買隻大雞腿回來,給她享用。

那個心臟裡裝了支架又裝了心律調節器的阿公,為了海倫,每天都要蹲在地上,把狗食盆子塞到海倫的嘴裡,直到牠吃完又喝了水才結束。常常要站起來時,阿公眼前都一片黑,得扶著東西站一會才能走動。

而海倫因為常常掙扎著爬不起來,有時會把糞便塗得滿地都是,身上也沾到屎尿髒兮兮的。愛乾淨的阿公就得幫海倫全身洗澡,再把整個院子好好刷洗過、擦乾。往往上來院子一趟,得搞一兩個小時才能下樓。

天天如此,年紀一大把的阿公也有些吃不消,每天要上樓餵海倫之前,總是自嘲說:「先餵蚊子再餵狗。」

而潼潼對年邁的海倫動態似乎也敏感了起來。每天早上走出院子,第一件事就是去看海倫。如果海倫在睡覺,她會很擔心的一直叫她,直到海倫有反應她才放心。睡到半夜,還會把媽媽叫起來說:「媽媽,快點去幫海倫,海倫又爬不起來了。」睡得迷迷糊糊的媽媽問:「有嗎?」仔細一聽,還真的有,只好起來到院子去看海倫怎麼了。

前天傍晚,潼潼在LINE上傳了一則訊息給我,寫了「爸比,海倫死了」接著傳了一張哭臉過來。我說:「她很老了,這樣走了算是高壽。對她來說也比較不算是折磨,不然她很痛苦啊!」潼潼還是一直問:「海倫都不會捨不得我們嗎?」

阿公打了電話給當獸醫的表哥,表哥聯絡了幫寵物處理後事的業者過來把海倫的遺體載走,送去火化。

晚上上樓時,潼潼還是先走到海倫平常休息的地方,喊著海倫的名字。隔天早上起來,也還是習慣性的往海倫的位置看,但海倫卻已經不在了。

一路好走啊!海倫。

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