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rea
打從大學之前我就對韓國這個國家就沒什麼好感,我想一開始的原因,應該是南韓和我們斷交之後,居然把我們位於精華地段的大使館直接交給了中共;接下來韓國在國際比賽中各種作弊的事蹟,更讓我對這個國家的格調鄙夷到了極點;而近年則是台灣許多的產業在國際上和韓國重疊,一直處於競爭的態勢,所以在我們家是絕對看不到任何韓國產品。

坦白說,這些年韓國在各方面的發展早就把台灣甩到後頭去了,也正因為如此,我覺得自己更應該盡一份自己的力量,幫助台灣的產業。

大概也就這幾個月的時間吧,潼潼開始喜歡聽一些節奏感很強的音樂,而她最喜歡的歌手和團體,除了卓文萱和蕭亞軒外,都是韓國的藝人或團體,像是寶兒或是少女時代。

晚上我打電話回去時,潼潼有時會在電話中哼哼唱唱的,但是因為她是個音痴,所以我也聽不出個所以然來。通常末了,她還會問:「好聽嗎?」我常會懷疑她哪來的自信。有時,她會直接在MSN上傳過來一個Youtube的連結,要我聽聽她所謂「好聽的歌」。

我常對她說:「幹嘛要喜歡韓國的東西啊!韓國人在國際欺負台灣人,還當抓耙子,害台灣人在美國坐牢耶!日本的音樂、美國的音樂都比韓國好太多了,幹嘛不喜歡日本的音樂或是美國的音樂?」然後我可以把韓國人那些籃球比賽調時間、棒球比賽全壘打不算、電玩比賽輸了重來、足球比賽拿雷射筆射對手眼睛這些事再說一次。她大概沒想到我可以把這麼多的證據攤在她眼前吧!只能淡淡的說:「寶兒又沒有」、「少女時代又沒有」。

潼潼最有力的一次談話是:「你和媽媽討厭韓國不代表我也要跟著討厭啊!」我說:「是啊!可是韓國人欺負台灣人你不生氣嗎?」她回答:「寶兒又沒有。」我說:「寶兒也是韓國人啊!」潼潼回答:「隔壁班有我中年級的好朋友,難道他們班有人罵我們班,我就要連她一起討厭嗎?」我覺得她說的真好,但是我還是繼續戳她:「那如果她也罵你們班呢?」她說:「那就絕交,因為我也是我們班的一份子。」我希望她未來都可以這麼明理,而不是雙重標準。

有次一樣在通電話,她突然問我:「爹地,北京是不是離韓國很近?」我說:「比起台北,北京當然離韓國比較近。」她很興奮的說:「那你帶我去韓國看寶兒的演唱會好不好?」我說:「當然不好!我不想讓韓國人賺我的錢。你在Youtube上看一看就好了,又不用花錢。」潼潼說:「不一樣啊!我想去現場看真人的表演。」我說:「那幹嘛要飛去韓國多花機票錢啊?前陣子少女時代才來台北開演唱會啊!」

一聽到在台北就可以去看偶像表演,潼潼又開始說:「那等到少女時代或寶兒再來台北開演唱會,你再帶我去看。」我開玩笑的說:「我可以帶你去,但是你自己進去看,我不想讓他們再多賺我的錢,因為你喜歡他們又不是我喜歡他們。」潼潼嘟著嘴說:「哪有這樣的。」

沒辦法,這個國家的民族性,我實在沒法喜歡。

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