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命名-3
這已經是一個月前的事情了。

每次我回台灣前幾天,媽媽才會開始大掃除,讓我回家時可以看到一個乾淨的屋子。但是我總可以發現一些虛應故事的痕跡。像是印表機周圍仍然是一遍灰塵,床頭櫃、電話筒也都沒有清潔。所以有時當我覺得某些東西超出了可以接受的程度,我寧願自己動手整理比較快。之前是惹得媽媽不快,這次可是潼潼發怒。

那天坐在電腦桌前,又開始覺得桌子一遍凌亂,覺得桌面沒有多餘的空間,所以就開始動手整理桌子。只不過和媽媽有幾次因為整理房子而不愉快的經驗,所以比較知道分寸在哪裡,即使你看起來像是一堆垃圾的東西也千萬不可以丟掉。所以我把東西歸類,看起來比較像可以扔掉的舊報紙,先整疊放在地上,買一些纏線器把耳機纏繞收納起來,再拿抹布把那些仍然佈滿灰塵的地方擦乾淨。

整理完電腦桌,我發現潼潼五樓書桌也是一遍狼籍。潼潼的這張裡書桌,其實是把媽媽不用的梳妝台,拆掉了鐘子後,拿來當作臨時書桌。桌子上有一部筆記型電腦,然後電腦上堆著一些課本,整個桌面也滿是雜物,字典、削鉛筆機、筆記簿還有一堆的文具。

於是我也花了點時間,把她的書桌整理了下。把一些以前的課本都拿到她的書架上,把一些雜物清一清,把桌上的小公仔擺設好,把桌面清出可以寫作業的空間來,還拿抹布把桌子擦乾淨。

結果晚上潼回來後,看到煥然一新的書桌,一肚子火冒了上來。跑來用不悅的口吻說:「我的那些書你放在哪裡?」我指了指床邊的一疊書說:「都在那裡。」潼潼怒氣沖沖的翻著那一堆的東西,還故意弄成聲響來抗議。

大概十幾分鐘後,潼潼把自己的東西照自己的方式歸定位後,我就看她拿了幾張大紙開始寫了起來。我心裡暗笑了下,因為知道她大概又要寫大字報了。果不其然,她書桌前的牆壁上,書桌的台面上,以前書桌的前沿上,都出現了一張大字報,上面寫著幾個大字「不要亂動我的桌子,我很討厭」。我笑了笑,說:「對,妳本來就很討厭。」然後順手拿筆在空白處也寫了「那就自己收拾整齊」。

這不是潼潼第一次寫大字報,之前我嫌她書架亂時,順手把她書架上的書按照開本、尺寸擺放整齊。結果當天潼潼看到之後,所有的書架上也都出現了一張「請勿動本書櫃,如需整理請找陳昫潼」的大字報。這其實就是一種地盤的主張,主權的宣告!只是小孩子不敢和大人大吵大鬧的爭辯,所以只能用這種方式表達某種抗議。

其實除了大字報外,潼潼也會寫些「小字報」;拿文具店裡很常見直徑大約1公分的圖形小貼紙,每張貼紙裡大概只能寫一個字,然後把她要表達或抗議的事情貼在房間的門上。媽媽偶爾也回應,門上儼然成了打筆仗的地方。

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