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-03-13 13.03.25
週六的下午,實在悶得有點慌。中午在餐廳吃咖哩飯後,我突然有些無聊的問潼潼:「Do you want to go to Guanghua Market with me?」

雖然潼潼一直有在上英文課,但是卻很討厭人家和她說英文。我說:「學英文本來就是要多練習。」她總是回答:「我就是討厭英文。」所以我本來以為她會哇哇叫,沒想到她居然點點頭說好。

我去光華只是為了買支多功能的螺絲起子而已。這幾天為了這支起子,把各大網路購物商店全看了一輪,還騎車跑了太原路一帶的幾家五金行,後來在網路上看到有家商店的產品可能符合我的需求,所以想親自跑一趟看看。

和潼潼坐了捷運到光華商場,直接到位於地下一樓的電子器材行。只是在牆架上看了半天,就是看不到我要的那支起子,詢問了店員,在電腦上查了查,明明還有五支的庫存,但兩個店員幫忙找了半天,就是什麼都找不到。

又找了個該區的店員來看,再查一次電腦的資料,才發現原來是今天剛進的貨,還在樓上的倉庫中。趁著店員去取貨,我在偌大的店裡到處看看無線AP、隨身硬碟等產品。潼潼倒是走到平板區,就拿起一台展示機,當場玩起《Temple Run 2》來。

在我亂晃的同時,手機響了,是潼潼打來的。我過去找她,以為有什麼事。潼潼晃了晃手上的起子說:「他直接把東西拿給我了。」

我們結完了帳,我帶她在整個光華商場轉了轉,告訴她這裡是賣DVD的、這裡賣手機、這裡賣相機。那種感覺,好像只是想讓她參與我的生活。畢竟,整個光華商場和我工作內容一直有種分不開的親密感。總覺得如果她也能喜歡光華商場,也許我們會更互相了解一點。

回程捷運上,潼潼說她想坐最前面那節車廂。後來才發現那節車廂是特地為輪椅使用者設計的建議車廂,這樣可以讓捷運公司的人員比較容易提供對應服務,而車廂裡的確有兩位搭乘輪椅的使用者。

我們找到位子坐下來,下一站,上來了一位視障朋友,在捷運公司人員的引導下,坐在我們旁邊的博愛座,而她的導盲犬也很乖的趴在座位下,是一隻身形不小的拉布拉多。

一開始潼潼有點嚇一跳,覺得有隻狗上了捷運。我輕聲在她耳邊說:「導盲犬。」潼潼對導盲犬的故事並不陌生,之前因為媽媽工作的關係,她曾經閱讀過導盲犬的書籍,對導盲犬是有基本認識的。

我向潼潼再解釋一些和導盲犬有關的常識,像是「導盲犬可以去任何的公共場所,因為導盲犬就是牠主人的眼睛,總不可能身體進去了,眼睛還留在外頭吧!」「導盲犬在工作時,就會像現在一樣很乖,但是下班後,就和一般的小狗一樣,也是很愛玩的。」

潼潼問:「那牠怎麼知道什麼時候上班,什麼時候下班呢?」我指指那隻導盲犬身上的鐵架子,說:「牠們配戴導盲鞍時,牠就知道要工作了,晚上拿下來,牠就知道下班了。」我又說:「等到牠們退休後,就會送去收養家庭,不用再工作了!」

我們父女倆就這樣聊了導盲犬一整路。潼潼說:「我可不可以養一條導盲犬?」我說:「不行。訓練導盲犬的成本很高,而且是給有需要的,不然你把自己的眼睛挖出來,再去申請。」其實導盲犬幼犬在正式受訓前,會需要寄養家庭幫忙照顧,但我們家的狀況恐怕也不太適合當寄養家庭。

隔壁的視障姐姐聽到我們的談話,笑了一下。潼潼又一直問:「那牠幾點上班,幾點下班?」我說:「我不知道,妳可以問姐姐。」潼潼一直誇讚那隻導盲犬很乖,幾乎一動不動的趴在那裡。我鼓勵潼潼說:「妳可以有禮貌的問問姐姐,可不可以和導盲犬照張相?」

不過潼潼不好意思,只是不斷的看著那隻狗,問著一堆我答不出來的問題「導盲犬幾點上班,幾點下班?」「怎麼知道那條狗是不是導盲犬?」「導盲犬幾點下班?」「導盲犬幾歲退休?」「導盲犬幾歲開始訓練?」」為了多看狗,我們還差點錯過了下車的站。

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