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6.jpg


我不太記得自己是什麼時候開始愛上吃握壽司的。印象中,早在國中時代,我還常被芥末的辛辣嗆的眼淚直流,搞不清楚為什麼有人喜歡吃這種東西。可是,如果現在要我回答我最喜歡的食物,我一定毫不猶豫的回答:「Nigiri!」
敢吃芥未的人通常一定也喜歡吃生魚片和握壽司,我自己覺得生魚片雖然好吃,但是滋味太單純,不像握壽司入口時可能嚐到魚肉的鮮甜、醋飯的鬆軟,如果吃軍艦壽司,還加上一道海苔爽脆的口感。這種感覺,像是交響樂,弦樂輕柔的低吟之後,管樂慢慢的加入,氣勢雄渾,最後定音鼓咚咚咚的直擊人心。
幾年前,家裡附近開了家爭鮮壽司,經營一陣子之後標榜均一價每盤30元。雖然它們的壽司是用機器捏出來的飯糰,上頭再擺一塊肉,和日本節目中那些師父飛舞雙手捏出來的壽司差很多,但是在沒有更好的選擇之前,也只好將就著湊合了,於是愛吃握壽司的我成了常客。潼潼跟著我,自然也去過不少次。
以前,潼潼算是陪我去的,但是現在,如果你問她:「潼潼,妳晚飯要吃什麼?」除了義大利麵之外,有極大的機率她會說:「我要去吃轉轉轉的壽司。」
潼潼每次去迴轉壽司,總是固定只吃玉米壽司而已。她自己站在迴轉台旁,看到壽司來了,一把抓過放在桌上,然後自己用湯匙把玉米粒吃個精光。我會出聲提醒她:「潼潼,飯也要吃完。」她就會把盤子往前一推:「你餵我,海苔我吞不下去。」
通常,潼潼可以吃下兩盤,四個壽司,然後喝掉一碗的味噌湯。以前爭鮮的味噌湯是可以無限續杯的,所以潼潼可以拼命的喝。爭鮮的隔壁剛好是一間Sushi霸,玉米壽司一個才5元,比起爭鮮一盤兩個30元,價差足足有3倍。潼潼在爭鮮每次60元的消費,在Sushi霸只要20元就能打發了,想想真有些可惜。
除了吃壽司外,潼潼去迴轉壽司的另一個遊戲是幫我們倒醬油。進了店裡坐好座位,她就急著找醬油碟子,然後堅持幫大家倒醬油;看到醃薑來了,也堅持幫大家夾醃薑到盤子裡,這是她到迴轉壽司店的趣味。
也不知道是為了風土民情的不同,還是為了節省成本,爭鮮壽司的迴轉台上擺滿了一堆和壽司無關的小菜、筍片、果凍、茶凍、布丁、飲料的,看了真讓人覺得礙眼。前些年去日本新宿時,人家的平價迴轉壽司裡,除了魚,還是魚,不然也是大蝦等海鮮,二位老師傅在裡頭努力的捏著壽司,看了都讓人覺得感動。
我去迴轉壽司店,除了生魚壽司之外的東西是不吃的。但是媽媽不吃生魚,所以和媽媽一起去壽司店趣味不大。我老是自私的希望潼潼以後也能喜歡吃握壽司,就像我也希望潼潼以後會喜歡古典音樂、會彈奏樂器,至少,也能成為一個古典樂的消費者。
有一次,我千哄萬哄的要潼潼吃一塊鮪魚生魚片,還答應她:「沒關係,不敢吃再ㄆㄧˋ出來。」好不容易潼潼把魚片放入了口中,嚼了兩下後,臉上裝個怪表情,說:「我不敢吃。」然後就吐掉了。我不放棄希望,又拿了一盤生干貝的壽司,希望干貝鮮甜的味道和柔軟的口感可以讓潼潼接受。我把壽司上的干貝肉拿到潼潼嘴巴前:「吃吃看,不敢吃再ㄆㄧˋ出來。」
這回,潼潼嚼了嚼就吞了下去,我趕緊把另一塊干貝肉也餵她吃下。看來,只要慢慢的訓練,讓潼潼愛吃握壽司該是遲早的事情吧!

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