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3.jpg


來北京這三個多月,每天都是靠著Skype和MSN這種IM工具和台北的家裡通話。透過Webcam和MSN,可以在320×320的小框框中,看到潼潼已經穿短袖了,家裡的電風扇也開始上工。
通常媽媽只要一下班,就會把客廳的電腦打開,啟動MSN和Skype等著。然後等到我稍晚回家上線後,只要看到媽媽和潼潼在線上,我就會撥打Skype過去,媽媽和潼潼聽到電腦響起「喨喨喨」的鈴聲,就會趕快從房間衝出來接電話。
「喂,聽得到嗎?聽得到嗎?」
「爹地~~~」「聽得到啊,很清楚啊!」
通常這是我們的開場白。然後再開啟MSN,按下「網路攝影機」互相邀請和接受後,就可以從小小的框框中看到彼此。
不過,這種溝通方式有一個很重要的關鍵,那就是得要有人懂得開電腦和操作這些軟體。在大部份的情況下,這個工作都是由媽媽來完成的,但是偶爾,也會遇到些小麻煩:如果我太晚回住處,而媽媽又得在凌晨三點出門上班時,通常媽媽會早早的上樓去睡覺,那就沒有人可以開電腦、接電話了。
對一個趕回家想見女兒一面的人來說,這真是很殘酷的打擊。基於潼潼打電動時,可以自己開電腦,用滑鼠點選自己的照片進入作業系統,再點選Game的資料夾,選擇她要玩的遊戲,然後一路的「Try Mode」→「New Game」→「Start」→連著打到20關,於是我要媽媽教潼潼如何接聽Skype的電話。
這天我打網路電話過去時,鈴聲響得特別久。媽媽先在MSN上打字:「潼潼正在練習接電話,有耐心的等一下哦!」然後媽媽在電腦那頭教潼潼:「聽到電話鈴聲後,把滑鼠移到這張照片上。」潼潼聽話的把滑鼠移到Skype上,「按一下滑鼠(出現了一個選單),再按最上面這個(接聽),好了,接通了。」而我這頭在電話響個十幾聲後,也終於聽到潼潼清脆的聲音;「爹地~~~」。
不過,潼潼雖然會接Skype的網路電話,但是對於啟動MSN上的視訊攝影機似乎還是沒能完全掌握。有天晚上,我仍然晚了一點回家,撥打網路電話回台北,接電話的時間有點長,我心裡想:「大概又是潼潼接的吧!」
果然接通以後,聽到阿嬤在旁邊說:「這是你們潼潼接的,她媽媽已經上樓去睡覺了。」只是光聽聲音看不到影像,總覺得少了什麼,於是我按了傳送影像的按鈕,透過skype對潼潼說:
「潼潼,有沒有看到右邊下面有一個綠色的小人在閃啊閃的?」
「在哪裡?」
「右邊下面啊,在你剛剛按電話的旁邊啊~~」
「有,我看到了。」
「那你把滑鼠到那個小人上面,左邊按一下。」
「我按好了。」
「那你有沒有看到藍色的字,按最前面的那一個。」(我指的是「接受」和「拒絕」的選項)
「沒有啊,我沒有看到藍色的字。」
也許這種電話教學真的太難為了一個四歲的孩子,所以最後我們還是沒有成功。我有些沮喪的說:「沒關係,我們就這樣講電話就好了。」阿嬤還在一旁很緊張的問:「等一下電腦要怎麼關?」我說:「沒關係,你直接把插頭拔掉好了,反正一次兩次電腦不會壞。」
前幾天,也是同樣的情形,媽媽因為上早班已經上樓睡覺了。我撥了電話後,潼潼接了電話,我仍然試圖要引導她開啟MSN做視訊會議。不過,這回除了潼潼和阿嬤的聲音外,阿公也來了。
大概阿公覺得家裡兩個女人,一個老,一個小,只有他一個男人,而且他有過玩「新接龍」的經驗,應當要負起這個重責大任來,於是在電話的那頭問我:
「那個畫面要怎麼開?」
「你有沒有看到右邊下面有一個綠色的小人,用滑鼠按它……你有沒有看到『接受』和『拒絕』?」
「嘸咧,甘那有啥咪『聯絡人』。」
「不是啦,你按不對了,不是那個。」
就聽到阿嬤在旁邊說:「他講耶應該是字咧吧!」阿公回嘴:「嘸啦,不是ㄏㄧ哩。」我又再補充說明:「右下角現在不是有個像電話的圖案嗎?一下子打勾勾,一下子變電話閃來閃去的(我指的是Skype的圖示),它的旁邊有一個像小人一樣的圖案啊!」
「啊~~有了有了。」
「ㄑ咿落去,有看到藍色的字『接受』和『拒絕』某?」
「有有有。」電話傳來阿公和阿嬤的聲音。
「ㄑㄧ『接受』。」
「嘛是嘸看著你啊~」
「要等一下啦。你擱ㄑㄧ頂面有一個『網路攝影機』,按ㄋㄟ我才看得到你們。」
總算,我的螢幕上出現「××××@×××××.×××邀請您啟動檢視網路攝影機影像,您要接受 (Alt+C) 或拒絕 (Alt+D) 邀請嗎?」
我按了「接受」。出現在畫面中的,是阿公戴上了老花眼鏡,正努力的看著畫面;畫面後方的阿嬤,也戴上了眼鏡,直盯著螢幕看。費了千辛萬苦,他們總算見了兒子一面,也讓孫女見了她爸爸一面。
其實在那一瞬間,我有種複雜的情緒閃過,感覺到自己責任的重大。阿公阿嬤已經年紀大了,很多事物的轉變,已經超出了他們的時代;而當一個家裡只剩下兩個老人和一個小孩時,他們是沒有辦法應付很多的事情啊!就連我們習以為常的簡單溝通,對他們來說,都是那麼的無助。

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