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時我會想,我們對潼潼的教育方式到底是不是太過自由了。常常都會有人跟我們說,覺得潼潼講話的方式很成熟。也許那是外人在極短時間內的一種錯覺,也許是一種客氣的恭維。但是就我們近距離的相處來說,我一點都不覺得潼潼成熟,但是她對於很多問題,的確有她自己的看法。

舉個例子來說,每次我們罵潼潼,她總是會不高興。有次媽媽問她:「那你以後會罵你的小孩嗎?」

照一般的直覺反應,大概就是回答「會」或是「不會」,頂多在「會」、「不會」之後再加上一些理由的陳述。但是潼潼的第一個反應是:「他是小孩子還是已經長大了?」「如果他還是小孩子,那就像阿叔一樣的管啊,但是如果他長大了,我就不管他了。」最後她補充說明的說:「我覺得六歲以下算小孩子,六歲就算長大了。」

我乍聽到這個回答,其實覺得蠻了不起的。因為,我都不確定我的第一反應會是這麼精確的再界定一次問題。感覺她的確有在動腦筋思考問題,而不是單純的做出反應而已。

有一次,在路上看到有人把狗的嘴巴用一個套子套起來,潼潼也發表了她的意見。晚上媽媽要我猜潼潼是怎麼說的,我說:「狗很可憐,怎麼可以把狗的嘴巴摀起來?」媽媽說:「這麼簡單就不需要你猜了。」我猜了幾次,總是沒猜對。

原來潼潼的觀點是,人們養狗,不就是為了保護人類嗎?那麼如果把牠的嘴巴套起來,牠要怎麼保護人類呢?

是啊,這是一個我從來沒有想過的出發點。也許我想來想去,總是從一些人道主義出發,但是,我從來沒有想過也可以從這種實用主義出發。

那天去看螢火蟲時也是。一行人循著山路往上走,沿途的螢火蟲又多又亮,大家就這樣順著山道往前走。走到盡頭時,出現一座橋,潼潼一看到那座橋,就說想過橋看看。但是因為四週是全暗的狀況,草叢也高。出發前主人還交待說草叢裡可能會有蛇,於是我對她說:「那座橋不能過去。」潼潼問:「為什麼不能過去?」我回答說:「那裡很危險,不能過去。」

潼潼有點不服氣的說:「蓋了橋,就是要讓人家過去的,如果不能過去,那幹嘛蓋橋;如果過去很危險,那麼就應該要把橋拆掉,把它圍起來,不要讓人家過啊!」她說得很有道理,我只好說:「嗯,等等我去幫你問問主人。」

才回到休息處,她就催著我去找主人問個清楚,為什麼那座橋不能過去。主人回答:「因為橋的那邊是別人的地,沒有別人同意,我們不能過去。」對於這個答案,潼潼覺得可以接受,因此沒有再多問。

總之,潼潼對於很多事情,都有她自己的看法。如果不能給她一個合理的解釋,她是絕對不會服氣的。這跟我們小時候「囝仔人有耳無嘴」的教育,真的是差很多很多!

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