記得大概十年前左右吧!在世貿參加資訊展時,有個攤位前聚集了特別多的人,走過去一瞧,碩大的電腦螢幕上正在播放著「大河之舞」的影片。我也加入了群眾的行列,站在螢幕前,心中升起的就只有「嘆為觀止」這幾個字。後來有機會,也買了幾張「大河之舞」、「火焰之舞」等踢踏舞的DVD。

當我聽到大河之舞的舞團要到台灣來表演時,覺得潼潼應該會喜歡這類型的表演,她一向喜歡真人表演的舞台劇,對於電影總是興趣缺缺。印象中,潼潼好像沒看過舞蹈,芭蕾舞她大概看不懂,現代舞連我都不懂,踢踏舞應該是最熱鬧,最容易接受的一種。

在我返台期間,大河之舞只在苗栗演出,這是苗栗縣政府為了促進地方觀光所想出來的花招。我們不是苗栗縣民,必須在苗栗縣消費滿3000元,才能憑發票買門票。

我知道這消息時已經晚了,人在北京,自然也不太可能先跑到苗栗去消費3000元,然後再去排隊買票。更何況我從網上的資訊了解,在開始售票的四個小時內,所有的門票早就銷售一空。在網上繼續查,有許多的觀光園區都推出了套票行程,將旅遊、住宿和大河之舞的門票打包成一個Package,只要去住宿,就可以得到大河之舞的門票。但是我從北京打了一堆的電話到苗栗的各個園區去,所得到的答案都是:「很抱歉,已經賣完了。」

其實有這個答案是一點都不意外,大河之舞這種熱門的表演,沒有提早做準備,只憑這種半碰運氣式的,自然很難買到票,尤其苗栗的票價遠比台北便宜得多。於是我再度到拍賣網站上去碰碰運氣,果然,還有一些票在上頭流通。其中有一位苗栗的賣家要求購買1500元的商品,然後贈送一張門票。我打了電話和這位賣家溝通,確認有票後,下標買了3000元的商品,獲得了二張門票,這下總算可以帶潼潼去親身感受一下踢踏舞的震撼。

表演的當天是週五,等潼潼上完珠算課後,我趕緊帶她回家換好衣服,開車去載了媽媽,然後直上高速公路朝苗栗去。因為出發的時間已經是五點多,表演是七點半開始,說真的,實在有點趕,只要路上稍有不順,很容易就會錯過表演的時間。

而沒什麼耐性的潼潼在車子開了一個多小時之後,已經開始抱怨:「還要多久?」、「我以後不想到苗栗。」當我們對她說:「妳每年都去花蓮,花蓮比苗栗更遠」時,她還是一副狡賴的模樣,喊著:「哪有?明明就是苗栗比較遠,我覺得花蓮很近。」

靠著導航系統,我們終於在七點到達苗栗小巨蛋門口。媽媽因為要寫稿,所以帶了一堆的報章雜誌和電腦、3.5G網卡什麼的,準備找家咖啡店辦公。我和潼潼下車,把車子丟給媽媽去停車後,就急急忙忙的進小巨蛋去了。

苗栗的小巨蛋主要是為了運動賽事而設計的,我們的座位在相當高的位置,雖然可以綜觀整個舞台,但是細節卻是看不清楚了。主辦單位將籃球場的後半部搭成舞台和後台,在舞台前方的兩側架起了巨大的螢幕,透過攝影機來補捉二樓觀眾所看不清楚的部分細節。

我們坐定位後,隔壁一對看起來像情侶的高職生,開始拿出飲料和爆米花來吃。潼潼非常不以為然的對我說:「爹地,不是不可以吃東西嗎?」我故意提高音量的說:「是啊!但是有些人沒有教養,不懂得禮貌。這是錯的,妳不要學。」但是這兩個年輕人顯然並不在意別人的看法,於是我揮揮手,招呼了工作人員過來,用手比了比,暗示隔壁有人吃東西。工作人員很客氣的制止了那兩個同學,於是他們把食物「暫時」的收了起來,等到燈光一暗之後,又拿出來吃。

對於潼潼這種糾察隊性格的人來說,自然一直都憤憤不平的覺得為什麼有人可以違規。

整齣表演一共分為13幕,故事從早期的住民神話一路串到美國移民。現場伴奏的只有四個人,但是透過鼓手、長笛、薩克斯風和小提琴,音樂的表演卻也不遜於舞者的表現。

對於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潼潼來說,唯一讓她驚呼的,就只有女舞者的舞衣。當第二幕的女舞者身著一襲紅色舞衣出場時,潼潼高喊了一聲:「好美哦!」我說:「她們跳得也很棒啊!」她一點都不同意這個說法,只覺得:「就腳在地上踩踩踩、踏踏踏而已,很簡單啊!」

為了不讓她因為坐得遠忽略了細節,我還提醒她兩邊有大螢幕可以看。她卻有自己的想法說:「我知道!但是我比較喜歡直接看舞台上的。」

下半場開始後,潼潼的精神和注意力開始無法集中。到了最後二幕,已經是晚上九點半的時間了,她頭靠在我的肩膀上,就這樣睡著了。我也無意叫醒她,只稍微的調整了我自己的姿勢,可以讓她睡得更舒服。不過她雖然處於睡眠的狀態,但聽到人家鼓掌時,她仍然會閉著眼睛,伸出雙手的鼓掌著。

散場後,她很高興的說:「爹地,我還要再看一次一樣的。」我說:「妳不是覺得苗栗很遠?」她說:「沒關係,我還想再看一次。」

cosy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